高校研究生被女导师折磨致死晴空物语武者加点,年仅23岁!

时间:2020-01-13 15:49:16 作者:admin

一个高材生,是父母经历了十多年的日夜守护才培养出来的。出身寒门的学子就更不容易,吃得苦就比城里人家的孩子强很多倍。而江苏就有一个这样的研究生。十多年的寒窗苦读上了大学又考上了研究生,却被自己的导师折磨到对生活绝望而离开了人世!

一月十号,江苏省南京邮电大学回应和发布了声明,陈述了事实和经过。张某梅为学校高校教师,丝毫没有教师的样子。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学生,用学校的权利限制学生的去留,经学校研究决定撤销张某梅其职务,并上报上级机关和部门,学校会称会积极配合公安以及政府调查。

研究生死者为谭大伟,今年二十三岁。他是全家人给予的希望,也是农村邻居称赞的好学生。成绩出类拔萃,生活也努力勤俭!为了省钱,觉得学校外面吃饭觉得贵了,便在宿舍阳台种了小菜。小谭也还是初恋,没谈过恋爱,作为研究生一个月的生活补贴只要六百元,导师每个月给两三百,不到一千元。但是他还能省下一半的钱。不攀比不乱买,觉得够吃够穿就行!

谭大伟很爱学习,除了上课外,其他时间都泡实验室或图书馆或研究课题,就算周末也不肯休息,而导师张某把小谭当成了利益的工具,驱使小谭为自己干活。不听话就骂,甚至打,小谭不敢反抗。怕自己的学习会不通过。张某梅还经常让小谭干一些粗活,当成一个保姆去使唤。且不给饭钱工钱。俗称免费劳动力!小谭为了不让家里担心,从来没有将此事说给家里听,也没有问家里要钱。衣食住行都是自己去解决!

小谭是地地道道的寒门之子,想快点毕业挣钱养家,但是小谭却被导师张某无端欺压,不让考六级,不改小谭的论文,还让他延期毕业。小谭无可奈何,选择用自杀来捍卫自己的尊严,而导师张某的惩罚仅仅是不再当老师,毫发无伤。这样对一个23岁的年轻人来说,存在太多不公平!

导师张某梅是南京邮电大学一名研究生导师,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她开了一家科技公司,2013年就成立了,许多研究生被她折磨的痛不欲生。而小谭是那个折磨致死的人。张某梅利用专业知识和学校的身份,驱使自己下面的一些研究生为自己的公司打工从而牟利!

张某梅零成本运营自己的公司。学校就是她的公司、实验室是她的货物仓库,让手下的研究生给自己进货,分装,送货,做售后,记账等任务,研究生充当公司的员工,无耻至极。

她无视研究生的上课时间,打个电话就让他们去运货,然后分装,这些都让研究生干,她负责收钱。

曾经被他折磨过的学生称,辛辛苦苦帮她做一个事,最多会给两三百,然后还影响了学生的上课以及其他时间,在张某梅公司年报中,她的公司五险一金缴纳人数均为1个人,没有正式员工,所有的劳动力都是她手里的研究生。

张某梅在学校呆了八年,8年被她变成了牟取私利的无耻过程,压榨学生、谩骂学生,成了学校的泼妇。

跟学生讲话,也会人身攻击,对学生进行人格侮辱,有人受不了她的侮辱,在她手底下呆了一个月就走了。

教学楼隔音效果不好,张某梅在6楼骂人在一层就能听到,每次和学生开会,一半的时间在训斥辱骂学生,有一次,她吃着外卖骂了学生3个小时。

谭大伟烧死前一天,有人反映张宏梅辱骂了谭大伟和几个同学,而1月6号,南京邮电大学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称,张宏梅管理学生过程中存在不当,有辱骂学生的情况,但是谭大伟意外身亡前遭到张宏梅辱骂和他被意外烧死有没有关系还要调查。

装修自己的别墅,张某梅让小谭去她的别墅干杂活,导师的摧残让小谭彻底失去了希望,事发前一天晚上,他回宿舍借了打火机,还用了两下验证打火机能打着,随后他便去了实验室。

小谭生前宿舍

谭大伟死了,他的家庭承受了更多痛苦,张某梅只是被辞了,她还有通过8年压榨学生攒下的巨大财富可以挥霍,研究生能否毕业,导师在不在硕士论文上签字成为了最后一道墙,所以这样的机制让导师拥有了无上的手段,对研究生近乎拥有了让其无法解脱的枷锁。

被威胁延迟毕业,谭大伟死后两天,他的一篇投稿论文被期刊接收了,只不过他再也看不到,出身寒门用尽所有的力气攀爬,最后被导师摧毁活下去的希望,没有人知道谭大伟最后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挣扎,我们只能看到张宏梅如今仍然活的自由自在。

不受惩罚的恶永远没有收手的尽头,辞掉张宏梅容易,让整个导师队伍干净却难比登天,今天失去的是谭大伟,那明天呢?对于南邮这起南邮导师压榨研究生当免费苦力,谭同学死亡的事件,你怎么看,下方留言分享你的观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