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6年,抛弃相伴15万邦风华赛奖励年发妻,这次他却说: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时间:2020-01-12 12:29:47 作者:admin

2015年夏天,冯小刚正在江西婺源拍《我不是潘金莲》,经纪人张述来找他告别:

“我要回加拿大颐养天年了。”

张述是冯小刚当年在文工团的战友,两人相识30多年,合作12年,暮年分别,他很是伤感,发微博感慨:怀念与他狼狈为奸的日子,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但他没想到,不到三年,他就又和张述坐在了同一张桌子的对面。

那是在温哥华的一家中餐馆,张述知道冯小刚那段时间状态不好,特意准备了一肚子话来安慰他,谁知冯小刚开口就说:我想把你和罗洋的故事拍成一部电影。

罗洋是张述的发妻,也是冯小刚的朋友。几年前她的心脏上长出一个肿瘤,当初张述选择回加拿大,就是为了照料她。然而肿瘤还是越长越大,大到不得不动手术的地步,而手术只有30%的存活率,低得可怜。

上手术台前,罗洋给好友发了一条微信:真想好好活下去,我们一起。

但最终,她没能活下来。

妻子去世后,张述将她的骨灰分成三份,一份和他们的爱犬埋在一起,一份交给罗洋的父母,最后一份,他带去海边,撒入海中,因为他听说那片海域里,有妻子生前最爱的蓝鲸出没。

在中餐馆外边的马路上,冯小刚问了张述很多俩人在一起的细节,张述答得很快,说着说着,两个男人都哭了。

对话结束后,冯小刚在新西兰呆了整整一年,后来就有了2019年末悄然上映的这部《只有芸知道》。

“这是一部会让人相信爱情,珍惜生命,觉得暖心的电影。”冯小刚说。

一、半路留下来的这个人苦啊

如果遮掉名字,很难有人会相信这是一部冯氏作品。

影片前半段大量采用广角镜头,新西兰起伏的草场、灰蓝的天空、公路的拐角生长着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这些都是男主角隋东风(黄轩饰)车窗外闪过的风景。

而道路的尽头,是一片海。

在南半球泠冽的寒风里,他坐上渔船,小心翼翼地捧出妻子(杨采钰饰)的骨灰,洒入大海。

当看到一条鲸鱼突然跃出水面时,隋东风满足地笑了,他终于替妻子实现了最后的愿望。

紧接着,镜头突然被染上一层橙黄色的暖色调,画面回到爱情开始的地方。

但事实上,那也只是一个平淡得略显冗长的故事,两个身处异乡的人,因为租住同在一片屋檐下而相遇、相识、相知、相爱。

就连冯小刚自己都说:“看电影的时候,有嫌慢的、平的、淡的、看不下去的。”

但若是耐着性子看完,大多数观众都会被影片行将结束时的那一幕打动。

手术前夜,罗芸在卫生间洗了很久的澡,东风知道她大约是躲在里面哭了,但他什么也没说,两个人关着灯躺在病床上,罗芸说:

“等我醒了,你把长笛练练。”

东风没回答,眼泪无声地往下掉,罗芸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想摸他的脸,手却被他一把抓住。

良久,罗芸淡淡地说了一句:“半路留下来的这个人苦啊。”

黄轩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拍这一幕的时候,冯小刚把他和杨采钰叫去说戏,剧本还没念完,眼眶就红了。到开拍的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刚躺下眼泪就落下来了,“最后气都倒不过来。”

二、这个电影跟过去不一样

“拍这个电影真的没野心,跟过去拍那些电影不一样。”冯小刚后来说。

2017年《芳华》开机的时候,剧组在后院摆了两张大长桌,专门接待各路媒体。

但轮到《只有芸知道》时,几乎没几个人知道这部电影开拍了。直到新西兰总理接见剧组的消息传回国内,才有电影局的领导打电话过来象征性的慰问一声。

电影拍摄的过程也状况百出。

本来的故事发生在加拿大,剧本的原定取景地也是加拿大,但因为某些不可抗力不能成行,剧组的其他人便提议去英国,或者去徐峥筹拍《囧妈》的俄罗斯,但冯小刚不同意,觉得发生在北美的故事跟欧洲的景致不协调,几个人争执不休,冯小刚气极,一拍大腿:“他妈的不如不拍了。”

最后剧组终于达成一致,去新西兰取景。

但新西兰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全年多雨,于是冯小刚做得最多的事就是等太阳,阳光一来,他就连忙掏出对讲机狂吼:车,走走走!然而往往还没喊完,雨就又下起来了。

预算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充足。新西兰物价高,器材租用费是国内的2.5倍,群演费用是10倍。

有一次冯小刚让他的副导演去跟群演沟通一下,说句表示“惊讶”的话。副导演回来之后告诉他:“他张嘴说一句‘Oh my god’,收费700纽币(约合人民币3300元),还让他说吗?”

冯小刚一愣,“那就做惊讶的表情吧。”

三、剧情外的纷争

因为是冯小刚首次尝试纯粹的爱情片,因此影片上映后,他和徐帆的爱情故事也不可避免地被观众提及,但好话不多。

这也是有缘由的——冯小刚和徐帆相识的时候已经结婚多年,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

与前妻张娣结婚时,冯小刚刚从部队转业,还没进入影视圈,而张娣是北京一家医院的护士,眉清目秀,身材姣好。冯小刚对她一见钟情,通过同事的牵桥搭线,终于成功得抱美人归。

然而,当这段婚姻持续到第九个年头时,冯小刚遇到了徐帆。

只匆匆数面,冯小刚便对这个性格直爽的武汉姑娘心生好感。冯导撩妹应该是很有一手的,几次单独见面后,两人确定了关系,冯小刚高兴得逢人就指着徐帆说:这是我女朋友。

此后长达六年,徐帆都以“女朋友”的身份站在冯小刚边上。直到1999年冯小刚和前妻张娣离婚,两人才名正言顺地走到一起。

偶尔提起前妻,冯小刚也会有一丝愧疚:

“最不是东西的就是我,我肯定是喜新厌旧。”

后来有人调侃说,第五代导演有两件事是不确定的,一个是下部片子的质量,另一个是下部片子会不会换老婆。除了冯小刚,张艺谋、陈凯歌也都是在片场遇到真爱的。

只是这样后知后觉地“真爱”难免有争议。

2016年徐帆参加《金星秀》,她和金星是多年好友,所以话题聊得很开,金星便问她:“冯小刚是导演,往上扑的人可多了,你怎么静观事态?”

已经49岁的徐帆双腿盘坐着,头一仰:“我们家反正是男的,你让他占便宜就占呗。”

但事实上,冯小刚和徐帆婚后的相处算得上温馨美好。

拍《只有芸知道》的时候,徐帆也跟着去了新西兰,角色不重,是一个只有几场戏的房东太太。

更多的时候,她都把精力花在照顾冯小刚身上,冯小刚身体不好,她便每天把药分好放在小盒子里,时间一到就递到丈夫面前;看到冯小刚要抽烟,她就立马掏出一颗喉糖塞进他嘴里。

有一场戏里徐帆需要喝酒,她一连拍了三条,每条都喝光了四杯红酒,喝醉了就给冯小刚发信息:我就是太爱你了,是错是对我不懂。

四、从前慢

《只有芸知道》上映四天后,票房堪堪飘过一亿,至今仍没冲上两亿。豆瓣评分也不高,只有6.5分。

大多数人冲着冯小刚的名头和“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这八个字去了,回来之后便毫不客气地点评说:“一杯白开水”。

对于这些评价冯小刚很少回应,就像电影开机时不找记者,上映前也没做太多宣发。

这或许是因为答案早就在预告片引用的那首诗里说过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真实的生活哪有那么多戏剧冲突,不过是平淡的日子一桢桢翻过,想起所爱,便偶有回暖。

电影里,两位主角坐在车上,罗芸问东风:“以后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东风说:“有你的日子就是我想过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